Exogenesis

n.
1.  外生,外原性

恒星散布苍穹,如幻似梦,却是落雪堆积出的灰蒙。思念在寂寞的夜空中起舞接著粉碎。毎次这个世界的形式改变,都会把想要保护的东西破坏。我只是这颗星球上无数尘埃之一,可如今的我还是无法理解这个道理。

We will never see the truth around.

漫无目的的听着Billboard,突然就被Paradise感动了;一向不屑一顾的温情治愈系么,有必要重新审视自己了。

那之后,眨眼又过去了三个月。我写完了三个企业网站项目,读完了三卷《龙枪编年史》,考了两次试,看完了两季CLANNAD,看了一部电影,结束了一段幻梦绮念的crush,入了NEX-5c和三个镜头,瘦了又一个十斤,吃了好多好多猕猴桃,拍了更多更多废片,转换了若干次心态,入了若干模型,翘了无数节课,Edge冲到了第43关,Chdbits PT增加了265G的上传。

简直毫无建设性可言,相当的。不仅如此,Doodle Jump始终卡在9.9w分,真让人不爽。

I want to satisfy the undisclosed desires in your heart.

说起来,还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受yqz邀请,去中文网志年会小组聚餐的时候,学商的就职意向咨询被体无完肤的否定了。也确实,比起商业领域仍然还是IT界的能量更能吸引和适合着我。用 “交易成本” 的语汇来说,“爬” 社会台阶,是有成本的。靠真才实学,努力为社会多做贡献,是成本。委曲求全,巴结权贵,想方设法化解上流社会的傲慢与偏见,也是成本。每个人 “爬” 社会台阶的成本的总和,就是体制的社会成本。体制的社会成本中,“真才实学” 占的比例越大,社会越公平。“巴结权贵” 占的比例越大,社会越不公平。在中国现行社会等级体制中,作为一个准应届本科生,怎样以合理的交易成本获得地位的晋升,明摆着会是一个避无可避无处可逃的严峻问题。

不过,至少web前端开发肯定不是一个理想的发展方向,单调重复冗余繁杂,我恐怕难以从中获得任何创造性的乐趣。在实际项目过程中,就技术实质而言,我甚至不能被称为developer,某种程度上只是一个低级的code welder而已。除此之外,萝卜特亦清醒的认识到了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workflow的重要性。以前那些七拼八凑看似已初窥门径的奇技淫巧和开发环境,在整体大型项目面前脆弱傲娇不堪一击,对我的精力时间造成了严重损耗。由此可见,纵使自身应用经验丰富,没有一套既定的高效率的流程模型,也仍是业余中的业余,和职场脱节的学生气。

工作流(Workflow)就是“业务过程的部分或整体在计算机应用环境下的自动化”,它主要解决的是“使在多个参与者之间按照某种预定义的规则传递文档、信息或任务的过程自动进行,从而实现某个预期的业务目标,或者促使此目标的实现”。
简单地说,工作流就是一系列相互衔接、自动进行的业务活动或任务。一个工作流包括一组任务(或活动)及它们的相互顺序关系,还包括流程及任务(或活动)的启动和终止条件,以及对每个任务(或活动)的描述。

而这和职业选择又是紧密联系着的,所以必须尽快解决这一组令人头疼的矛盾。时刻保持着pro的姿态活着吧。

I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

迟钝但是坚定的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和决心,仿佛已经从槲寄生形态的束缚中脱离了出来,但有时不免还会感到孤独寂寞。感情虚弱无所适从这种事,一定不是萝卜特的风格;果然还是太闲太散漫的缘故,找点新的zazzy things做做吧。

呐,被抱着进入梦乡的感觉,真的很喜欢。

–EOF–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