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ivalence

n.1. 矛盾情绪;矛盾心理 2. 摇摆;犹豫;举棋不定

今年的建军节很冷清、很低调。想来也是,当我们丧失了对制度的最后信心,即使再宣扬国家武力,也只能让人体验到一种从十二指肠溃疡发散出的无力感。看着几个群里对社会愤慨的骂声热火朝天,突然没有了唇枪舌战的欲望。

写日志的行为本身最后不免会在对言辞、对文笔,以及对写日志意义本身的犹豫中流于形式,未建构则先解构,并且这种体验弥漫着一个轮回,因为我从来都不属于能够“沉浸”下去的类型。我看着文艺青年们日复一日的感情溢出卖弄感到恶心,却还是忍不住点击那些日志聊以自慰;我看着新浪微勃加V庸俗转发僵尸买卖评论聒噪感到恶心,却还是留着一个帐号紧跟“潮流”;我看着被欲望充斥着的2.5次元宅男汗臭猥亵狂暴感到恶心,却还是临时起意去了Chinajoy凑热闹劈情操。以最不靠谱的例子而言,就像最终幻想VII中的Vincent,一方面在以信念束缚封闭自己,坚持对世界的本能抗拒,认定抛却外界在内心中才能感受到真我;另一方面又会对和他人接触感受到快乐,无法否认本质上喜欢摆脱枷锁去踏进社会圈子中的心理事实。

学期中不务正业,断断续续看着哈佛的Justice课程。作为惰于思考的典型,我衷心觉得课程中的论辩过程缺乏观赏性和基本的营养,那些硬着头皮或是自感洋洋得意,漫无目的抛出一堆专业学术名词来充实自己逻辑根本不着边际之发言的亚洲学生每每让我嘴角上扬,在那些方框眼镜学生气背后是鼻孔朝天的羊骚气。当然,不可否认老头不停抛出的各种学派理论本身对于拓展思维很有建设性——课程的核心价值在我看来就在于教授能够将理论基础内容生动简练的描述给听众——很快我便发现自己是一个彻底的边沁功利主义者,并为此感到满意。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认为人应该做出能“达到最大善”的行为,所谓最大善的计算则必须依靠此行为所涉及的每个个体之苦乐感觉的总和,其中每个个体都被视为具相同份量,且快乐与痛苦是能够换算的,痛苦仅是“负的快乐”。不同于一般的伦理学说,功利主义不考虑一个人行为的动机与手段,仅考虑一个行为的结果对最大快乐值的影响。能增加最大快乐值的即是善;反之即为恶。按边沁的理论: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痛苦,每个人自己知道最清楚,所以什么是幸福也是各个人所知道的。各个人在原则上是他自身幸福的最好判断者。同时,各个人追求一己的最大幸福,是具有理性的一切人的目的。在人类社会生活中,自利的选择占着支配地位。当人们进行各种活动的时候,凡是对自己的最大幸福能有最高的贡献,不管对自己以外的全体幸福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会全力追求,这是人性的一种必然倾向。

凯文·米特尼克的《欺骗的艺术》是一本好书,其中所描述的内容和引用的事例浅显易懂却内涵丰富,使我不禁对这位被称为“史上最有名黑客”的高情商钦佩有加。在此之前,我对于如何充分利用人际关系进行逾越既定界限的信息资源的获取和掠夺仅有着些微粗略和模糊的思考。总体上来说,社会工程学就是使人们顺从你的意愿、满足你的欲望的一门艺术与学问。它并不单纯是一种控制意志的途径,但它不能帮助你掌握人们在非正常意识以外的行为,且学习与运用这门学问一点也不容易。我甚至认为在信息时代,社会工程学是每一个力求适应社会的选择了hard模式的个体都应该了解和熟习的必要思想理论。运用社会工程学进行网络攻击行为才是真正有威慑力的网络安全问题,此处对于社会工程学攻击的定义是:导致人们泄漏信息或者诱导人们的行为方式造成信息系统、网络或者数据的非授权访问、非授权使用、或非授权暴露的一切成功或者不成功的尝试。联想到新近在黑帽大会以及EFCON安全会议上展出的可以监听截获GSM、wifi网络数据的无人间谍机WASP,对新款MacBook Air电池实现远程遥控爆炸甚至破解监狱牢门PLC芯片,我确实应该去做一点偏门专业、创新领域的开拓研究——在发现并确认Stuxnet蠕虫之前,伊朗核电站技术专家不也恐怕完全没有想到能够实现这样的攻击吗?为了摆脱机械无效的单纯重复经验积累,也许我亦必须好好花时间去读《失控》,如果时间允许的话这一定是最好的消遣。

暑假伊始读了三个星期的法语,受益匪浅,交大昂立的蔡晓鸣老师非常有魅力,可惜因身体原因和事务缠身难以继续下去——我显然没有以前那么有战斗力了。出于对提升工作效率的目的,又入了一台LM240WU2双屏使用,我已经爱上了IPS。大屏幕环绕的压迫感无疑是我的最爱,这为我源源不断的提供生活着的实感。另外我还将MB466继续升级为8G内存+80g Intel X25-m+128G Crucial M4的豪华配置,显而易见的瞎折腾。新发布的Lion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系统,Launch Pad和Mission Control都是挖掘自iOS的优秀特性,固然同时必须指出Multi-Touch两指滚动反转的设计在我这种顽固的PC鼠标使用者看来纯属脑残,以及其他一些细小bug。不得不提到的是在Lion下Bootcamp或者非BC安装Win7第二系统根本就是一种非人的体验,我不由得怀疑Apple的工程师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是在愚弄用户,来日一定特地再写一篇日志来宣泄愤慨。

电信不要脸的姿态没有任何改变,并且继续变本加厉了。几个月前发现家庭网络web请求开始变的迟钝,搜索后发现是电信骨干路由私自将MTU值进行了改动,检测后发现须修改MTU为1422后才稳定。一直宣传上海在着力建设高速光纤网络,提高用户带宽;然而在我这个区域,电信除了不停骚扰忽悠终端用户升级为E9套餐之外唯一的实质性举措便是将我FTTB+Lan的2M的带宽降为了1M,算是对512k套餐用户秋后算账吗?对于习惯了双拨甚至三拨6M后的网速的我来说这简直是难以忍受的事情,而且电信的iframe广告一如既往愣是不投诉就不会解决,套餐到期后考虑干脆转联通20M,电信你玩妹去吧:微型水管彻底放弃了在CHD晋升的希望。

七夕又到了,我由衷的觉得伤感。

–EOF–


发表评论